当前位置:首页 » 大宗商品 » 正文

沙漠蝗虫对农产品市场影响评估

109 人参与  2020年02月20日 17:59  分类 : 大宗商品

  原标题:沙漠蝗虫对农产品市场影响评估 来源:银河期货

  核心观点

  1. 介于此次蝗灾规模大、非洲蝗虫繁殖力强、虫卵难以完全清除,虽印度政府声称当前蝗灾已基本结束,但未来持续影响不容忽视。

  2. 因印巴产量占比较高,蝗灾对甘蔗和棉花虽目前不构成直接影响,但未来潜在影响较大。

  3. 因对全球贸易及库存影响较大,蝗灾对菜籽(油脂)以及国际小麦价格形成较大直接影响。

  4. 未来需持续关注油脂、菜粕、棉花以及白糖等品种。

  一、蝗虫概述及历史蝗灾回顾

  1.1 蝗虫概述

  俗称“蚂蚱”,在我国飞蝗有东亚飞蝗、亚洲飞蝗和西藏飞蝗3种,其中东亚飞蝗在我国分布范围最广,危害最严重,是造成我国蝗灾的最主要飞蝗种类,主要危害禾本科植物(玉米水稻小麦高粱甘蔗),是农业害虫。独居蝗虫性格温和、危害性不大,但聚集蝗虫攻击性强、食欲大增。聚集的原因一方面为气候干燥所致,另一方面为食物匮乏。

  世界上几种重要的蝗虫种类包括:非洲沙漠蝗(非洲沙漠地区);非洲飞蝗(非洲);东亚飞蝗(东南亚);条纹飞蝗(东非);褐色拟飞蝗(南非)等等。

  沙漠蝗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具破坏性的迁徙性害虫。在外界环境刺激下,此类蝗虫形成的蝗群密度大,流动性强。此外,每天要消耗相当于自身体重的食物,它们的目标食物是粮食作物及植被。

  1.1 1非洲沙漠蝗的主要特点

  1.1 2非洲蝗灾爆发的客观条件

  1.幼卵时期:

  充足的降雨,温暖的土壤,茂密的植被都为蝗虫提供了最好的繁殖条件。如,阿拉伯半岛在2018年遭受了两次飓风的袭击,这种强降雨有助于植被生长,也有助于幼卵着床。

  2. 幼虫时期:

  温暖的气候,茂密的植被还是必要条件。刚孵化的若虫马上就会开始觅食,并且如果是群居的个体的话,就会被其他若虫所吸引,并且它们会聚成一大群虫群。沙漠蝗虫若虫在成虫前将需经5次换壳儿。处于成虫相的未成熟个体形成群带,它们以内聚单位的形式进食和移动。当食物供应和气候条件合适时,成虫期可能会在两至四个星期内完成,但如果环境条件不理想,则可能将会长达六个月成虫。

  3. 成熟时期:

  从无害的单独个虫到饥食的群居昆虫的转变通常是在旱期发生的。成熟的蝗虫喜欢温暖干燥,中国自古就有“旱极而蝗”、“久旱必有蝗”之说。邓云特《中国救荒史》统计,秦汉蝗灾平均8.8年一次,两宋为3.5年,元代为1.6年,明、清两代均为2.8年,受灾范围、受灾程度堪称世界之最。只是中国蝗虫品种不同,蝗灾发生时多为”飞蝗“。

  1.1 3此次非洲蝗灾爆发的过程

  这场70年一遇的蝗灾,蝗虫数目庞大,飞行距离远,迁移速度快,当前预估蝗虫数量3000-4000亿只。本次蝗虫灾害爆发实则于两年前就已出现端倪,18年5月与10月期间,北印度洋地区产生了几次较大规模的强气旋天气,并为此在阿拉伯半岛南部带来了湿润天气。一般而言,潮湿土壤较有利于蝗虫产卵,而在环境事宜的情况下,虫卵基本可以顺利长大,成长期仅为2个月,这也使得2018年6月-2019年3月的9个月中,蝗虫繁殖了3代且未受到控制,至此,蝗虫种群基数得到较大提高。随后,在2月至6月期间,因伊朗和也门地区整体防控不成功,蝗虫种群在以上多数地区繁殖进一步加快。随后,以伊朗和也门两大区域为中心点,形成两股分支,以也门地区为群落的入侵了有“非洲之角”之称的埃塞俄比亚、索马里、肯尼亚等东北非地区,同时以伊朗为聚落的则开始逐步入侵印度、巴基斯坦边界,进而形成对整个阿拉伯海及环北印度洋地区的包围。

  1.2 历史蝗灾回顾

  从国际粮农组织统计历史蝗灾来看,在二十世纪达到瘟疫(最高)等级灾情的包括1912-1919、1926-1934、1940-1948、1949-1963、1967-1969、1986-1989等6次沙漠蝗灾,其中最长一次持续13年,受灾面积约2900万平方公里,可以延伸到58个国家。进入二十一世纪后,仅有2003-2005年发生在非洲的蝗灾达到最高等级灾情(今年规模或与此次相似),最近的次高级等级灾情发生的年份仅有1992-1994、1996-1998和2003年。以下为近20年来国际的重大蝗灾:

  中国历史上是个对抗蝗灾的悠久国家,有研究人员还专门整理过中国发生蝗灾的地区。其实,中国早就有沙漠蝗了,但是,是散居的。1982年就在中国西藏发现了沙漠蝗。沙漠蝗还真的可以区分为群居和散居两种类型,二者不仅仅是居住性格的区别,还包括他们本身就存在诸多差异,所以西藏的沙漠蝗也没形成规模。

  主要还是集中在了以黄河下游为最多,尤其是河北、山东、河南三省。而华中以南,蝗灾渐少;到了东南沿海,几乎完全没有。故福建、台湾、广东、广西四省,找不到一个八蜡庙或刘猛将军庙。所以,以史为鉴,这次沙漠蝗极可能会停留在原来的区域,并不会进入中国。而中国历史上发生的蝗灾主要是东亚飞蝗、亚洲飞蝗、西藏飞蝗。

  二、非洲蝗虫对相关国家的影响

  2.1 此次非洲蝗虫飞行路线

  如下图所示,当前蝗虫影响区域主要集中在环阿拉伯海沿线,除毛里塔尼亚和摩洛哥等地区有蝗虫情况报道外,西非整体影响较小,虫灾影响主要分布在东非和中西亚地区。联合国粮农组织将灾害威胁分为以下四个等级,分别是calm、caution、threat、danger,其中前两个等级影响较小仅构成潜在灾害,该类地区主要包括苏丹、伊朗、阿曼等地,应对方案上以检测和关注为主;而后两个等级相对严重,具体地区主要包括:沙特、索马里、肯尼亚、埃塞俄比亚、也门、巴基斯坦和印度,此类地区作物已经产生明显危害甚至严重危害,需要进入大规模管控并采取相应的防治措施。

  2.2 所经国家农产品供需概况

  2月17日晚一则新闻:“印度当前蝗灾已基本结束”,短期看似“炒作”接近尾声。但是无论蝗灾是否有效控制,介于此次蝗灾的规模及破坏力,我们也必须警惕当前市场的盲点以及未来蝗灾“卷土重来”的潜在影响,以下为核心影响国家农作物的数据分析和调查。

  我们将受蝗灾影响的国家分成两大类,高危国家包括印度巴基斯坦以及东非等国家,非危机国家包括伊朗阿曼及苏丹。上图比例为各个国家农作物占全球总产量的占比。

  从国家角度而言,印度为典型的农业大国,水稻棉花以及甘蔗等作物的产量均占全球相当可观的比例,巴基斯坦部分农作物如棉花和甘蔗也占全球一定比例,而东非及西亚国家各个农产物产量较小,占全球比例甚低。

  从单品种作物角度而言,受此次非洲蝗灾影响最大的几类品种分别为棉花、高粱、水稻、甘蔗、花生以及菜籽。如果产生极端情况,对全球棉花产量影响将达到28.11%,高粱为26.31%,甘蔗达到24.39%,水稻达到23.74%,花生为21%。因印度作物产量占比较高,如果我们剔除掉印度数据,其他受灾地区主要受影响的品种为高粱、花生和棉花,其中高粱占比较大主要因埃塞俄比亚及苏丹地区高粱产量占比较大。因此,我们摘取几个当前受影响或者未来潜在影响较大的作物进行核心分析。

  2.2.1 印度油菜籽

  从蝗虫最新分布情况来看,主要位于印度巴基斯坦边境一带,而根据FAO于2月17日公布的情况来看,因良好的防治措施执行,当前印度地区仅有部分蝗虫还残存在于拉贾斯帮,因而我们将研究重心暂时置于拉贾斯邦。

  拉贾斯邦位于印度西北部地区,占地34万平方公里,位列全国第一,18/19年度名义生产总值位列印度前列,同时也是印度比较重要的农产品产区,18/19年度农业产值大约占25%左右的水平,其农产品产业结构中以油籽、谷物(大麦、小麦)、烟草等居多。拉贾斯邦油籽产量为印度之最,产量占印度总油籽产量的25%以上,而就各个油籽分项而言,菜籽为拉贾斯邦产量最大的油籽品种。根据印度精炼协会,拉邦菜籽产量约200万吨,为印度菜籽总产量的40%以上。另外,花生也为拉贾思邦较为重要的油籽,预计19-20年度该邦花生产量为150万吨,约占全国花生产量的25%。印度油菜籽通常为11月种植,来年4-5月收割,因此当前仍处于生长期,蝗虫可能对该邦菜籽造成不利影响。而2019-20年度花生当前已经完成收割,暂看影响较小,但不排除蝗灾再现对20-21年度种植期的影响。

  2.2.2 印&;巴棉花

  印度和巴基斯坦棉花产量分别排行全球棉花产量的第一和第五,2019-20年度二者产量预估分别为642和144万吨,占比分别为24%和5%,可见该两产区对国际棉花市场的重要地位。

  印度棉花种植时间为3月至9月。具体而言,北部地区棉花在3月初开始播种(依赖于灌溉),产量占比约13%;中南部地区播种时间段为5月至8月(依靠季风降雨);中部是最大的棉区,产量占比达到了60%左右,主产邦包括古吉拉特邦、马邦、中央邦;而南部地区播种时间最晚。因此,蝗虫主要受灾地区拉贾思邦以及古吉拉特邦为印度中部棉花产量较为集中的地区。虽然当前已经完成收割影响有限,但5月种植期需警惕蝗虫对20-21年度产量的潜在危害。

  巴基斯坦棉花主产区为旁遮普和信德省,即为此次蝗灾的重灾区,两省占到全巴基斯坦的100%。巴基斯坦棉花播种为4月份,虽当前无影响,需警惕未来蝗灾再现时对巴基斯坦棉花种植的影响,一旦发生影响,程度将较为严重。

  2.2.3 东非以及印度高粱

  如上文所述,高粱为埃塞俄比亚以及苏丹等国核心农作物。其中,19-20年度埃塞俄比亚高粱产量预估为520万吨,苏丹产量为400万吨,二者总量为全球总产量高达16%。若该地区高粱产量遭受较大损失,将对全球谷物能量类市场产生牵连。我们按照一定的替代比例折算,将本次受影响的谷物折算至玉米的话,大约相当于3500万吨的玉米替代量,按照其影响进行情景分析,得到如下结果:

  假设蝗灾导致高粱产量下滑50%,折算后进而增加玉米进口增长1750万吨,这将导致全球玉米库存的去化。2019-20年度全球玉米库存为2.96亿吨,1750万吨库存的下降占全球库存约为6%。因此,蝗灾导致高粱进而影响全球玉米供需格局的影响并不显著。

  2.2.4 印度甘蔗

  从区域分布来看,白糖和棉花同样属于虫灾影响覆盖区。数据显示,印度、巴基斯坦糖产量占据全球总产量25%左右,因而如果基于极端判断情况来看,确实有较大影响,但是如前文所述,本次蝗虫分布主要在在印巴边境,因印度地区糖主要产地实则在马帮、北方邦等腹地,因而对印度糖产量影响十分有限。对于巴基斯坦而言,我们认为会有一定影响,巴基斯坦糖产量大约占全球糖总产量的4%左右,根据当前FAO公布的蝗虫进展情况来看,旁遮普邦,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均有群落迹象,静态极限评估下可影响巴基斯坦国内糖总产量的70%以上,进而影响到全球糖总产量的2.8%左右。

  印度在去年产量跻身全球最大产糖国,对全球食糖供需影响较大,不过通过分析此次受灾的两个帮的甘蔗产量,我们认为这次蝗灾对印度糖产量影响较小,我们以近年来印度甘蔗产量较高的年份来看,受灾严重的拉贾斯坦邦甘蔗产量占印度0.07%,而受灾较轻的古吉拉特邦甘蔗糖面积占印度3.5%,即使两个帮甘蔗全部绝收,所影响的食糖产量量级为100万吨,而目前是甘蔗成熟期,茎杆较为坚硬,预计受损较小麦等作物轻。尽管当前蝗灾基本结束,但印度政府仍发布预警称,今年6月可能出现更为严重的蝗灾。届时需要重点关注对甘蔗主产区是否会造成较大影响。

  2.1.5 印&;巴小麦

  2019-20年度印度小麦产量预计1.02亿吨,其中北方邦为种植面积最大的地区占比为35%,受灾地区拉贾思邦小麦种植面积占比约为10%,因此预计受影响的小麦面积达到1000万吨左右。巴基斯坦小麦产量预计2560万吨,其中在印巴边境的主产区旁遮普省作为核心产区种植面积占据80%以上。二者可能受影响总产量为3000万吨,为全球小麦总产的4%。当前印度小麦尚处于生长期,而巴基斯坦小麦即将进入播种期。2019-20年度全球小麦库存为2.88亿吨,考虑到非洲蝗虫对印巴边境作物的影响最大,若上述的产量大部分受损,将会对巴基斯坦以及印度小麦供应形成巨大影响,进而导致全球小麦库存的下降。蝗灾对小麦的影响未来需严格追踪。

  三、未来蝗虫路径推演及分析

  2月17日印度声称当前已有效控制蝗灾,但若对其卵并未有效铲除而留有后患,不排除将在两至三个月后即今年的4-6月份再度出现规模性蝗灾。因此,我们暂对蝗虫未来的飞行路径以及可能性进行分析。

  蝗虫会威胁中国吗?

  蝗虫群随风飞翔,与风速大致相同。它们一天可覆盖天空飞越100到200公里,并且会飞到海拔2000米左右,但在更高的高度会太冷。因此,蝗虫群无法越过阿特拉斯山脉、兴都库什山脉或喜马拉雅山脉等高山山脉。它们不会冒险进入非洲的雨林,也不会冒险进入中欧。然而,蝗虫成虫和成群的虫群经常穿越非洲和阿拉伯半岛之间的红海,甚至有报导在1987-89年的十天蝗害,它们从非洲到加勒比越过了大西洋。主要扩散区:北非 、东非、中东的所有国家到土耳其 、土库曼 、乌兹别克 、塔吉克、吉尔吉斯、哈萨克斯坦、伊朗、阿富汗 、巴基斯坦和印度,而较难进入其他区域。

  沙漠蝗喜欢干旱不喜欢潮湿。沙漠蝗不怎么适应潮湿环境,所以沙漠蝗都很少到他们南边的中部非洲和南部非洲,事实上蝗虫是一种相对较大的昆虫了,他们对生态系统依赖程度很高。

  沙漠蝗虫之所以传播远,主要是借季风之力。大规模的蝗虫群飞向中国的可能性较低。一方面,现在冬季东南亚盛行东北风,沙漠蝗虫的流动主要取决于印度洋季风,而现在是冬季洋流,风从印度东岸北上后又转回。中国处于印度东北方位,沙蝗逆风飞向中国的难度较大。所以蝗虫大规模从东南亚进入中国的可能性很小。

  因此,非洲蝗虫规模性继续飞行的主要几个条件为:温度适宜、湿度偏干燥、海拔不宜过高以及顺季风方向。非洲蝗虫虽然已经飞行跨过全球好几个地区,但是在符合其飞行条件下实现的!

  蝗虫能否从东南亚飞向中国?

  喜马拉雅已经挡住了大部分东向的蝗虫群,其次中国大部分地区从10月到3、4月受冷高压控制,季风来自西北和东北,蝗虫群很难逆流而上,威胁中国。------逆季风方向!

  蝗虫能否从印巴北上过境斯坦国家从新疆入境呢?

  可能性也很小,印巴北面是高山,蝗虫很难跨越,而且蝗虫仅在内部温度介于22°C和40°C之间时才能飞行。肌肉力量造成的变暖迫使他们频繁滑行以降温。所以从西边入侵中国也不符合蝗虫存活温度。所以最终还是没办法退回了。-----温度过低!

  四、对农产品综合评估及影响

  我们通过对蝗灾途径国家农作物供需数据的分析得出,小麦、棉花、甘蔗、高粱以及菜籽花生为主要直接或潜在受影响的作物。印度作为拥有14亿人口的农业大国,直接或间接影响的作物包括菜籽、花生、棉花以及甘蔗;巴基斯坦作为相对重要的农业国家,直接或间接影响的作物包括棉花、小麦及甘蔗;而东非国家直接受影响的作物仅为高粱和小麦。

  1. 直接影响品种:

  油脂:因拉贾斯邦位于印巴边境,该州为蝗灾核心受灾地区。拉贾思邦为印度核心菜籽和花生主产区,目前其他油籽如花生大豆均不在种植或生长期,但目前处于生长期的菜籽可能受蝗灾的直接影响。作为印度国内产量最大的植物油,2019-20年度印度菜油产量预估为258万吨。非洲蝗虫喜食粮食,对菜籽采食喜爱度一般。假设菜籽产量因此下降20%(40%面积占比*50%受损),即菜油产量下降50万吨的话,意味着强烈依赖于进口油脂的印度需进口额外的油脂满足其国内需求(进口依赖度70%)。菜油如此,花生油亦然。但需注意的是,菜油产量的下滑未必直接利好于菜油的进口,低廉的价格为印度油脂进口的首选。按目前国际油脂价差,豆油葵油或棕榈油因其相对低廉的价格支持更多的进口。对于棕榈油而言,若印度进口需求大增50万吨,产地库存将继续大幅度去化,这有利于国内外棕榈油价格的继续走高,进而带动全品种植物油价格的上涨。因此,未来我们需关注19-20年度印度菜籽产量是否有大幅度下调的可能性。

  蛋白粕:2018年中国放开印度菜粕的进口引起市场对印度菜粕的关注。目前USDA预估印度菜粕产量为405万吨,年度出口量90万吨,为仅次于加拿大颗粒菜粕的第二大出口国。虽然印度菜粕质量问题多多,国内多数饲料企业采购意愿有限,但印度菜粕出口的下滑可能引起加拿大菜粕价格的走高,进而影响国内对加拿大颗粒粕及相关杂粕的进口,在本身加拿大菜籽进口限制的情况下,颗粒粕如果出现供应下降,也将给出国内菜粕盘面“炒作”的逻辑支持,因此未来仍然需持续关注。

  小麦:印巴边境小麦产量占据全球总产量的4%,因该地区受灾程度最重,预计损失导致的全球小麦库存将下降明显。虽国际小麦价格因此可能受到提振,但国内小麦为自给自足的独立市场,进口和出口量微乎其微,因而对国内小麦价格不造成太大影响。

  高粱:意想不到,东非目前经受蝗灾的埃塞俄比亚以及苏丹为高粱的主产地,二者产量占比全球高达16%。非洲国家对于农作物的管理效率偏低,一旦形成影响后预计预后能力较差。但若根据能量替代将高粱折向玉米的话,因玉米进口增长预期造成全球玉米库存下降的幅度有限,预计对全球玉米市场影响有限。

  2. 潜在影响品种:

  棉花:印度和巴基斯坦边境地区均为棉花主产地,巴基斯坦尤其如此。印度和巴基斯坦总棉花产量占全球比例高达29%。但当前并非棉花生长期,因此蝗灾暂不构成直接影响。但需要注意的是,一旦对蝗虫的卵或幼虫铲除不彻底的话,1-2个月后蝗虫再现的话可能对20-21年度种植期造成重大潜在影响。因此印度和巴基斯坦作为棉花主产地,未来仍然要持续跟踪种植敏感期虫害的发生。

  甘蔗:印度和巴基斯坦总甘蔗产量占据全球的16%,然而印度甘蔗主要产地在马邦中央邦等地,并非当前印巴边境,因此不构成直接影响。另,巴基斯坦甘蔗产地与受灾区部分重叠,未来需紧密关注。

  类似于棉花,甘蔗在印巴产量占比较大,虽当下不构成直接影响,但未来非洲蝗虫的再现或意外迁移飞行依然可能带到潜在的重大变化。

  风险提示

  以上内容仅供参考

  期货市场风险莫测,交易务请谨慎从事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Copyright 2020